舍得酒业(600702.CN)

A股白酒股集体“喝高”背后 是资本躁动还是市场回暖?

时间:20-07-01 20:54    来源:网易

本报见习记者 王君

7月1日,A股白酒股集体飘红。其中,有5家公司股价涨停,贵州茅台股价终于追上市场零售指导价,最高达到1506.10元,五粮液市值也站上7000亿元。外加泸州老窖的加入,白酒百元股增至6家。

A股白酒上市公司集体“喝高”的背后,是一场资本盛宴?还是白酒行业消费回暖所致?

A股酒企集体“喝高”

5家公司股价涨停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7月1日,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除*ST皇台一家公司停牌外,其他18家酒企股价全线飘红,其中,迎驾贡酒、泸州老窖、酒鬼酒、金种子酒、老白干酒5家公司股价涨停,而泸州老窖股价则挤入百元俱乐部。另外,舍得酒业(600702)股价涨幅9.59%,古井贡酒、今世缘、金徽酒、青青稞酒、五粮液、洋河股份和口子窖公司股价涨幅超过5%。

A股前十大市值公司中,贵州茅台以18777.99亿元市值居沪深两市第一,而五粮液公司市值以7063.75亿元位居第十。

值得一提的是,白酒上市公司年内在资本市场一直表现活跃。以2020年1月1日至7月1日区间统计,仅有口子窖公司股价区间涨幅为负数。从3月19日板块行情启动以来,截至7月1日,18家白酒上市公司股价区间涨幅均为正增长。仅有洋河股份、口子窖和青青稞酒3家公司股价涨幅低于40%,其他15家公司股价涨幅喜人。其中,酒鬼酒公司股价涨幅为204.26%,舍得酒业和山西汾酒区间股价涨幅分别为84.78%和80.47%。而五粮液、迎驾贡酒、伊力特和老白干酒4家公司期间股价涨幅超过60%。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白酒上市公司无疑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被投资者所青睐。股价暴涨也让投资者赚得钵满盆满。

今年以来,多个行业受到了疫情的冲击,在疫情期间,食品饮料行业相比其他行业稍好一些,券商机构上半年也纷纷推荐白酒类股票。如今看来,50%以上的股价涨幅也兑现了券商分析师的预判。但是,疫情带给国内经济诸多不确定因素也是不争的事实,对酒行业来说也是一大威胁。

一边是热钱涌动,一边是苦于好的投资标的少。资本抱团效应下,白酒板块成为市场“宠儿”,出现了强者恒强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券商分析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白酒股上涨的背后主要是资本躁动,是市场上的钱太多”。

疫情成为行业洗牌加速器

部分酒企对产品提价

与资本市场上白酒股集体狂欢相比,白酒企业的终端销售依然面临较大压力。疫情带给酒行业的影响依然存在,在消费端,相比3-4月份,5-6月份有所好转,但此次北京地区发生的疫情,给燃起的消费热潮又泼了一盆冷水。

“2月份白酒销售几乎为零,3-4月份除了茅台、五粮液高端酒外,中高价酒销售下降50%,1-6月份,至少有2个月的白酒销售为零,但是,疫情对每家终端影响的情况又不一样。”白酒营销专家铁犁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消费虽然有所回暖,但酒业的社会渠道库存仍可能增加。

事实上,2020年白酒一季报数据也已经体现了疫情带来的影响。数据显示,仅有4家白酒企业实现营收增长,其他15家公司营收均下滑。其中,贵州茅台和五粮液保持了营收和净利润两位数的增长,顺鑫农业虽然营收取得了15.93的增长,但净利润下滑了7.63%;山西汾酒营收增长1.71%,净利润增幅达到39.36%。

在一季度传统销售旺季因素存在的情况下,多数酒企的低迷业绩直接反映了疫情带来的影响。如今,疫情尚未解除,白酒的销售能恢复到几成?上半年已经画上句号,待上市公司中报出炉,答案自然就有了。

不过,通过近日上市酒企的股东大会透露的信息可见,多数酒企已经走到生死边缘,此次疫情成为行业洗牌的加速器。

6月30日,泸州老窖股东大会上,泸州老窖总经理林锋表示,“对于中价位产品来说,7月到10月会是很多以此类产品销售为主的企业的‘鬼门关’。最近5个月,已经有很多企业在‘死亡’边缘”。在林锋看来,拥有高端优质白酒的企业才有生存空间,市场接下来还会向拥有高端品质的企业集中。

河北一位茅台五粮液经销商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疫情对于白酒行业的影响是有,但与其他行业相比,酒还是比较好的。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消费市场在5月份刚刚有所好转,北京疫情对北京市场又带来影响,外地市场稍好一些。

对于经销商库存问题?上述负责人表示,有没有库存与商家选品有关系,我们做高端酒销售就没有库存,茅台没有,五粮液一直在控货,所以五粮液也没有社会库存。

不过,在6月10日水井坊股东大会上,水井坊总经理危永标坦言,水井坊在今年下半年的主要目标是将库存有序降低,恢复至正常水平,“第二季度的动销还存在一定压力,今年是挑战较大的一年”。

事实上,在当前经济形式下,白酒行业迎来一波“提价潮”,这提价的背后,则是酒企要业绩的表现。

统计显示,自5月份以来,包括酒鬼酒、西凤酒、剑南春、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多家酒企先后对产品进行提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酒企提价的背后是吸引经销商打款,酒企则可以利用这部分预收款来“粉饰”业绩,从这一角度来看,白酒企业面临的销售压力依然巨大,拥有品牌优势和资金优势的酒企会越来越好,而对于大部分中小酒企及区域酒企而言,疫情这关相当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