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舍得(600702.CN)

西北酒王首份亏损半年报惊醒业界 上市酒企落败非典型样本

时间:20-09-02 07:41    来源:金融界

“西北酒王”最新交出的半年报,令业界侧目。

青稞酒生产企业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青稞酒”,002624.SZ)近日发布的2020半年报显示,2020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3.54亿元,同比下降34.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06万元,同比下降256.2%。

在已公布业绩的上市酒企中,贵州茅台(600519.SH)、水井坊(600779.SH)、今世缘(603369.SH)等继续保持良好态势,青青稞酒净利润却下滑到如此地步,对比之下,一个新的行业格局已然若隐若现。

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各酒企都在走转型升级之路,青青稞酒因为体量小、话语权弱,全国化扩张受阻,在白酒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的寡头时代,已经“沦落”到行业末端,要想突围已经大不容易。

净利降幅行业第一

截至8月28日,19家白酒上市企业都已经发布了半年报。从营收和净利润看,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等头部公司继续占据领先地位,白酒行业强者恒强的态势越发明显。而曾经的西北白酒龙头青青稞酒,这次的数据却很不好看。

数据显示,作为行业龙头,也是A股市值最高的公司,贵州茅台2020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远超其它酒企。其中,实现营收439.53亿元,同比增长11.31%;实现净利润226.02亿元,同比增长13.29%。而排在行业末位的ST皇台上半年营收仅为0.39亿元,因净利润连年下滑,濒临退市边缘。

单从营收层面看,受疫情影响,除贵州茅台、五粮液(000858.SZ)、山西汾酒(600809.SH)、酒鬼酒(000799.SZ)、ST皇台(000995.SZ)外,另外14家酒企的营收均处于下滑状态。

其中,青稞酒的营收为3.54亿元,排在倒数第二;降幅-34.65%,排行业第三位。而营收下降幅度排第一、二位的为水井坊、口子窖(603589.SH),降幅分别为-52.41%、-35.12%。

从净利润层面看,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只有青青稞酒、金种子酒(600199.SH)利润处于亏损状态。而青青稞酒的亏损幅度为-256.2%,下滑幅度巨大,远超利润降幅排在倒数第二的水井坊,其净利润为1.03亿元,降幅为-69.64%,二者相差186.56%。

数据显示,青青稞酒2018年、2019年的中期营收分别为6.99亿元、5.42亿元,同比增4.37%、-22.46%;净利润分别为8806万元、2245万元,同比增-16.75%、-74.51%。

对于逐年下降的业绩,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青青稞酒是典型的区域白酒企业,核心市场、体量、影响力和销售客户群体太小,在名优白酒渠道下沉和竞争挤压下,青稞酒这种小型酒企肯定会遭遇大型酒企的围剿,导致市场份额逐年下降。

引进劲酒几无成效

青青稞酒官网显示,公司是全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企业,也是西北地区白酒行业龙头,主营“互助、天佑德、八大作坊、永庆和、世义德”等多个系列青稞酒,其中天佑德青稞酒发源于600多年前的明洪武年间,历史悠久。

作为全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企业,青稞酒独占这一赛道。然而近年来,其业绩一直表现不佳,直到最近交出了一份亏损中报。

在年报中,青青稞酒将产品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归咎于受疫情影响以及销售费用投入比例上升等。

从销售费用看,青青稞酒上半年销售费用为1.4亿元,占营收比例为39.55%,跟其它上市酒企相比,这一数据明显偏高。资料显示,2019年贵州茅台、洋河股份(002304.SZ)、舍得酒业(600702.SH)的销售费用率为分别为3.69%、11.64%、21.66%,即使是冲刺高端市场的水井坊的销售费用率也仅为30.08%,低于青青稞酒。

如此高的销售费用并没有带来营收增长。《正经社》查看青青稞酒近5年财报发现,青青稞酒的营收几乎处于停滞增长状态,甚至有稍许下跌,净利润也是下降幅度明显。2015-2019年营收分别为13.64亿元、14.37亿元、13.18亿元、13.69亿元、12.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1亿元、2.16亿元、-9416.4万元、1.08亿元、3611.8万元,同比增长-27.19%、-6.44%、-143.57%、214.24%、-66.42%。

在中高端产品正在成为酒企乃至行业的利润担当的背景下,净利润的下滑说明在这轮产品升级战,青青稞酒已经落后了。

《正经社》了解到,青青稞酒旗下的国之德G6、国之德G3等主打产品都是走中高端路线,2013年营收和销售额达到最好成绩,然而之后就面临增长乏力的困境。数据显示,青稞酒中高档产品营收从2013年的9.89亿元,不断下滑至2018年的1.08亿元,5年时间过去了,可以说几乎没有多少增长。

在此期间,舍得酒业、古井贡酒、水井坊等众多白酒上市公司,都在发力中高端白酒。可以说,无论是在市场还是渠道端,青青稞酒不但受到地区品牌的承压,也面临一线名酒的竞争,品牌优势并不明显。

2019年年报中,青青稞酒曾坦承,公司对消费者消费趋势把握不到位,重要节日期间消费提档的预期不足,高酒精度、中高档产品开发滞后,对次高端引领下的渠道分级管理及资源聚焦管理不够,导致了产品战略上的“不到位”。

为扭转业绩,公司在加码中高端市场的同时,2019年,青青稞酒曾引入“保健酒第一品牌”劲酒作为公司股东,在产品研发、推广、营销、市场拓展、渠道建设等方面进行合作。然而2019年青青稞酒净利下滑近65%,业绩并未有太大改善。

全国化战略失利

作为区域型白酒,青稞酒口感小众,地区属性较强,青海、甘肃成为其主要销售区域。面对业绩的压力及一线其它酒企的挤压,市场外拓势在必行。

2013年,青青稞酒提出了“根据地为王、板块化突破、全国化布局”的区域战略,除了加大品牌推广、广告营销外,在渠道建设上,分别针对青海、省外西北区域、西北以外、海外市场制订了差异化的发展策略。彼时,青青稞酒营收14.38亿元,净利润3.73亿元。其中,省外实现营收3.58亿元,占比24.90%,之后几年,都处于缓慢增长态势。

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青青稞酒省外营收占比为21.97%,小幅下降。在当年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青青稞酒仍提出“扎根青海、拓展西北、布点全国”的发展战略,提出在青海市场保持产品多矩阵,省外主推核心单品“小黑青稞酒”,重点布局广东、浙江、河南等地。

但2020年半年报显示,青青稞酒省外营收仅为1.04亿元,同比下滑38.49%,甚至还不及2013年上半年水平。

2.png

年报还显示,青青稞酒的省内市场份额也处于下滑趋势。2019年,青海省内市场营收为8.87亿元,而2018年,这一数据为10.23亿元,同比下调13.3%。2020年上半年,青稞酒省内营收也仅为2.38亿元。

省外发展没有看到太大成效,省内市场又失守,青青稞酒的全国化发展战略前景不佳。也许是意识到这条路的艰难性,2020年公司称在战略方向上,进一步明确以青海为根据地、以甘肃为第二根据地市场的“青甘一体化”战略。

青青稞酒对《正经社》称,2018年,青海省委省政府推出了《牦牛和青稞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公司将坚持青稞酒主营业务不动摇,以“区域聚焦战略”为核心,以“青甘一体化”营销战略推进为主线,大力开拓甘肃及西北区域市场。可见,相比走向全国,深耕身边的地盘已成为当下公司的主要战略。